分享到:

旅居香港22年:一位澳大利亞人的中國情緣

旅居香港22年:一位澳大利亞人的中國情緣

2021年01月10日 15:28 來源:新華網參與互動參與互動

  新華社香港1月10日電 題:旅居香港22年:一位澳大利亞人的中國情緣

  新華社記者方棟 仇博 王申

  他是一名在香港生活了22年的澳大利亞人。

  他高大健碩、聲音洪亮,他的香港太太身材嬌小、性格內斂。他喝咖啡、吃袋鼠肉,卻也煎中藥調理身體。他習慣説英語,但結交的中國朋友卻比外國朋友更多。他的很多親人都在澳大利亞,但到中國內地卻比回祖國還頻繁。

  他説,自己越來越像中國人而非西方人。“學貫中西”之後,他想做一名文化使者,促進中國和世界的交流。

  他是丹尼爾·斯祖克,但更喜歡別人叫他的中文名字:宋啓鋒。

  香港是我第二家鄉

  1995年,宋啓鋒第一次來香港旅行就喜歡上了這裏。

  相較於故鄉悠閒舒適的田園牧歌式生活,香港高高聳立的樓宇、步伐矯健的上班族、緊張又充滿活力的空氣,讓年輕的宋啓鋒感覺這才是他心之所屬的地方。

  “興奮緊張、生機勃勃,讓我感覺眼前一亮!”這就是香港給他的第一印象,“我馬上意識到香港能給我提供無限的可能性,能開啓自己的事業、結識更多的朋友、瞭解多元文化。如此的多樣性和機遇在澳大利亞並不常見。”

  1999年初,他正式開始了在香港的旅居生活。那時,香港迴歸剛剛過去一年多,仍有人對“東方之珠”的未來發展心存疑慮。

  然而,宋啓鋒卻沒有絲毫擔心。

  “當時我對香港迴歸前後的背景瞭解並不多,但我在香港看到了機會和可能。”宋啓鋒説。

  宋啓鋒的判斷無疑是正確的。22年來,他親眼見證了香港保持繁榮穩定並取得了更大的發展成就。

  這期間,他不僅在諮詢和培訓行業開創了自己的事業,還重逢了在墨爾本讀大學時的香港女同學,並和她相愛、結婚。香港對他而言已經從“他鄉”變成了“第二家鄉”。

  出於對香港的真摯感情,宋啓鋒對“修例風波”中的暴力亂象深感痛心,對香港國安法實施後社會重新恢復和平與秩序,由衷地感到高興。

  “在香港國安法實施那天,我心裏幾乎立即獲得了平靜和寬慰,我不再感到無助,不再為‘攬炒’而擔驚受怕。”他説,“牆上那些含有煽動言論的塗鴉被清理掉,暴力和破壞活動幾乎絕跡了。一切都過去了,那個安全穩定的香港又回來了。人們終於找回了久違的安全感,可以重新享受生活了。”

  宋啓鋒期待,在恢復穩定之後,香港能夠打破發展桎梏,融入粵港澳大灣區,放眼更廣大市場,去迎接更大的發展機遇。

  我覺得自己更像中國人了

  為何在香港一待就是22年?宋啓鋒笑道,愛情在其中起了很大作用。

  初到香港不久,宋啓鋒和現在的妻子意外重逢。他的妻子出生在中國內地,很小便跟隨家人來香港定居,高中畢業後留學澳大利亞。他倆在墨爾本是大學同學,在校園時代雖並不算熟悉,卻在香港的工作和生活中慢慢走到了一起。

  “從出生地到生活習慣,我們在許多方面都不一樣,但是關係卻一直很好,我們也沒有太多的文化摩擦。我想是因為我們都非常尊重彼此的文化傳統,都抱着開放的態度,積極嘗試、瞭解和學習。”他笑着説。

  為了更好地融入東方文化,宋啓鋒夫婦專門找人為他起了這個中文名字。他説,“宋”字和他英文姓發音很像,而“啓鋒”則象徵着他不怕困難、有闖勁的性格。

  宋啓鋒也還記得第一次接觸中藥時,苦澀的湯藥讓他“嘗”而卻步。但他逐漸感受到中藥對身體的益處,體驗了中醫“望聞問切”的問診方式,嘗試了自己煎出一劑湯藥,更對中醫陰陽平衡的治療理念產生了興趣。

  “在我太太的幫助下,我適應了香港的生活,對東方文化有了更深入的認識。在很多方面,我都覺得自己更像中國人而不是西方人了。”他説。

  宋啓鋒和妻子去過很多內地城市,既有北京和上海等大都市,也有二三線城市。無論到過多少地方,他還是常常驚訝於內地的發展速度。

  “每次來到一個新的地方,我都會對城市的發展和變化感到驚喜。內地城市進步的速度是我在世界上任何地方都從未見過的。”他説,“在許多城市中,古老與現代交相輝映,美不勝收。”

  願做中西交流的橋樑

  宋啓鋒覺得,自己和香港很像很像。

  “香港好似一座連接東西方的橋樑。”他説,來自內地的企業和人才期待走向世界,而來自海外的人們則希望瞭解內地、進入內地。

  在澳大利亞出生長大、在香港成家立業,51歲的宋啓鋒深諳東西方文化,並在香港發揮所長。

  “在香港生活的這些年裏,我覺得自己一直在扮演着橋樑的角色,幫助內地和海外的人們建立聯繫,幫助內地企業拓展海外市場,幫助外國公司在內地開展業務。”他説。

  宋啓鋒喜歡稱自己為“文化嚮導”,幫助不同文化背景的人們認識彼此、相互學習。

  “世界上不可能只有一種經濟模式、一種文化傳統、一種語言。世界更加有趣,也更復雜。這也正為不同文明通過相互學習來解決棘手的問題創造了條件。”他説。

  宋啓鋒認為,中國不僅擁有悠久的歷史和深厚的文化,而且正引領數字創新和新興科技發展,還在抗擊新冠肺炎疫情中展現出很強的治理能力。

  在與妻子的日常生活中,宋啓鋒感悟出,小到人與人之間的相處,大到國與國之間的合作,想要順暢地交流,就需要摒棄固有的偏見,真誠地尊重對方的傳統,努力去了解和感悟。

  “正是在內地的多次旅行之後,我才真正瞭解中國。”他説,“在中國,我從沒感到過壓抑,從未擔心過安全問題,比在其他很多國家時都感到更放鬆、更平靜、更安寧。”

  “如果來自不同文明的人們都能在平等的基礎上交流學習、共同進步,那麼世界也會因此變得更美好。”他説。

【中通國際香港】